| | | | | | | | | | | | | | | | | | | | | | | | | | | | | | | | | | | | | | | | | | | | | | | | | | | | | | | | | | | | | | | | | | | | | | | | | | | | | | | | | | | | | | | | | | | | | | | | | | | | | | | | | | | | | | | | | | | | | | | | | | | | | | | | | | | | | | | | | | | | | | | | | | | | | | | | | | | | | | | | | | | | | | | | | | | | | | | | | | | | | | | | | | | | | | | | | | | | | | | | | | | | | | | | | | | | | | | | | | | | | | | | | | | | | | | | | | | | | | | | | | | | | | | | | | | | | | | | | | | | | | | |

挪威导演纪录片:喷子们的撕裂人生

日期 : 2018-02-22
79
编者按 他们,不过是这个时代中的孤独患者。
标签:这也就意味着,从上海到北京最快只需要4个半小时的车程。

2011年从叙利亚到美国的Imaad说,他24小时泡在Facebook上,只是想看看叙利亚发生了什么

互联网上,有人毫无顾忌攻击陌生人,有人把言论自由当成毫无底线,这背后是怎样的世界观?离开了互联网,键盘侠们过着怎样的人生?

从挪威峡湾到美利坚沙漠,从丹麦小船到黎巴嫩公寓,挪威导演Kyrre Lien耗时3年遍访全球,用影像勾勒出一幅互联网时代的键盘侠群像。

“我特别好奇,人们到底在新闻网站评论区里会暴露出多少他们的憎恶和无知!于是我点开他们的资料,试图了解他们。不少人都是再平凡不过的普通人,他们有家庭,看起来很温和,到了网上却是另一番模样,言辞激烈、极端。为什么有这样的分裂感?”

挪威的Sina,可以为澳大利亚的虐羊事件仗义执言,也可以“设想”希特勒执掌穆斯林群体后的美好世界,她恨移民,但她和她的移民老公说:“你不是移民,你是我老公”。

Kyrre Lien在2014年圣诞节期间诞生了探索网络喷子的念头,随后开始了环球群访。键盘侠的思想千奇百怪,极端且非理性,有人叫嚣种族主义,有人坚定反同,有人支持荡妇羞辱……Lien调查了200个潜在受访对象,其中半数拒绝了采访需求,于是Lien在剩下的人群中继续排除。他像一个调查员,一步步了解键盘侠们的动机,他们是谁,他们的观点是什么。

他联系了许多许多“仇恨者”,试图走进他们。他想了解的“厌女症”群体却无一答应拍摄请求,“这件事本身就有点意思!”

这部纪录片里,Lien看到了什么呢?“这世界上,有太多孤独的、被社会抛弃的人。大多数我接触过的‘键盘侠’,他们都曾是被欺凌者。可是我也知道,人是会变的,这也是我们的努力方向。如果我们想要清一清网络评论的风气,自然要正视键盘侠的存在。听他们发声,这一点很重要!”

在这部纪录片里,有你意想不到群体,二十出头的学生,知天命的工人,每一个都是鲜活的个体,是键盘侠,也是普通人。

Robert Jackson,50岁,炼钢工人,英格兰人 反移民反政府

每天数小时和网友互喷,这是Jackson的日常。他在网上挂了前首相Tony Blair:“他该被绞死!我简直想把绳索套在他的脖子上,他是全英国的叛徒。”

移民问题,准确说是“难民问题”,仿佛是他人生里的头等大事。他并不关心“难民”来自哪里,也不会同情他们的走投无路,只是,英国很快“四分五裂”,难民问题“功不可没”。他憎恨政府接纳移民的措施!

他更气的是,明明是从正常渠道“带”来的泰国老婆,因为英国政策,每隔6个月就得回国重新办签证,花了三四千英镑,却只有6个月“保质期”,然后一切重新来过,生活只剩下pay pay pay pay。他讨厌政府!

Robert说到开销时,正好家里电视打开了,背景是夫妻二人的甜蜜合影Robert说到开销时,正好家里电视打开了,背景是夫妻二人的甜蜜合影

Ashleigh Jones21岁,学生,威尔士 明星就该遭受荡妇羞辱

在Twitter上,Ashleigh大骂Lady Gaga:“赶紧滚,别在公众面前碍眼。”

Ashleigh俨然已经把Twitter当成了日记本,17.4万条推简直惊人。一切看不惯的她都要说,“直白得很,从不掩饰”,她说Amy Schumer是个荡妇,而且,“奉劝你当个聪明的荡妇!”她希望ISIS弄死卡梅隆,“他就是个蠢逼。”再次提起这条tweet,她的言辞中甚至带着些得意。

Ashleigh 从不认为自己是个仇恨者,她的逻辑很简单,“有爱才有恨”。她也不会因为别人的言论而生气,“我性生活多,我美!”在这个逻辑面前,普通人明显是输了。

Scott Munson,49岁,激进分子,加利福利亚 “我是真相曝光者”

Munson把“曝光真相”当成了自己的全部工作,关于“911”的细节和枪支管控的真相,他很乐意和你聊个透彻。他已经认定,自己就是那个说真话的人。“911的一切都被政府掌控了。在我国,3000多个游手好闲的以色列人,他们在袭击事件之后甚至大肆庆祝,你看,以色列因此获益。”

他不介意自己在网上被炮轰,有人说他蠢,有人说他傻,有人说他野蛮,他却坚信这都是因为自己说出了残酷的真相,很难让人信服。“总要有个过程吧,大多数人是拒绝的,但我会帮他们拨开迷雾。真相就是,政府谋杀了自己的人民,是人都会感到不舒服。”

每一天,Munson和他的5000 Facebook好友,23000多个邮件联系人,甚至是领英的朋友,分享他知道的所谓“真相”,乐此不疲。

Nick Haynes,42岁,卡车司机,宾夕法尼亚 逮捕希拉里!

16岁前的Nick曾见识的“吵”不过是家里的口舌之争,16岁后他离家出走,再也没回头,最后一次和父亲说话已经是四五年前,后来就同家里失去了联系。

现在的Nick继承了少年时期经历的口舌之争,但把战场转移到了社交媒体。因为身负“重任”,他一天发推57次。“我要不说点什么,我怕反对二次修正案的人和造谣者就赢了。无果每次都不反驳,便让那些人每次都赢了去。”

他和三个孩子解释这次美国大选:“希拉里啊,她简直是‘上’了美国,早点把她逮起来吧。”川普当选,他感觉,911之后,这个国家终于回到了正轨。而他的孩子们呢,觉得爸爸说的真对。

Alexandra Velichkevich,51岁,俄罗斯 同性恋都去死

51岁的Alexandra住在圣彼得堡的公寓里,为了俄罗斯而奋斗,她怕欧洲的Gay气传染过来,带着75岁的母亲一起守在网络一线:“深爱的祖国啊,别被欧美的同性恋影响,更别被(接纳)同性恋的文化给毁了。”

她一边说着不把LGBT人群视作仇敌,一边坚信他们是有缺陷的不正常群体。“而且啊,就因为你们(LGBT)整天的曝光,毁了‘彩虹旗’,因为你们,我再也不喜欢彩虹了。”

彩虹心里也很苦吧。

可是,这个世界会好吗?导演在最后给了我们希望。

来自挪威的42岁店员Kjell Frode Tislevoll,曾经坚定鼓吹殖民主义。当年阿富汗首都喀布尔爆发自杀式爆炸事件,14人死亡,Kjell却说:“穆斯林群体的事件表明,结束殖民大错特错。西方才有人性民主,重回殖民时代吧,我们需要当穆斯林国家的‘保姆’。” 他也曾说:“奥斯陆的人行道就应该是黑人一条白人一条,这才会杜绝袭击和抢劫。”他甚至希望Facebook能有过滤系统,这样,他可以从此远离和“移民”二字有关的任何消息。

现在,Kjell却说:“如果我在网上和过去的自己狭路相逢,肯定意见相左。”他慢慢变了,不再尖刻,他有了工作,还和穆斯林共事了。去年某一天,他的家乡也建起了难民接收中心,了解之后,他也慢慢放下了自己对移民的成见。“如果你突然有了一个移民邻居,你就会知道,你担心的一切都不会发生。

《卫报》的文章下有一条精选前排评论:

“我有一个不成熟的小猜想,他们中的大多数或许都过的不快乐。他们不满的不是‘移民’,是自己糟糕的生活罢了。”

====================

本文系腾讯新闻旗下媒体研究平台全媒派原创稿件。授权转载请联系全媒派小助手(微信号:qmp_001)。

欢迎关注微信公众账号“全媒派”(ID:qq_qmp),阅读更多精选文章。

关注全媒派公众账号及时查看最新文章


分享到微信
分享到腾讯微博 分享到QQ 分享到空间 分享到新浪微博
小寨村委会 玛家乡 秀川立交桥 大华三路 马路峪
温厝 安边镇 河池市 青龙峡 新仁